《環球熱點》搜索引擎、可樂和花生糖—資本的道德

伯克希爾· 哈撒韋的股東大會歷來是全球投資者熱捧的金融盛宴。大會上,股神巴菲特和他的合作伙伴芒格會對全球經濟及投資行情做點評。投資者莫不以親耳聆聽股神教會為榮。當然,這種殊榮是有門坎的:要獲得與會邀請,必須是公司股東,而伯克希爾的單股價格已經達到22萬美元,大概140萬人民幣。好在今年伯克希爾嘗試了在網絡上直播股東會議,讓更多的人可以分享巴菲特的投資理念。

二位投資教父在股東大會上的發言,最引人熱議的是對華爾街的一貫奚落。巴菲特認為,華爾街最大的盈利來源不是其投資能力,而是銷售能力。高收費基金的表現完全不及被動型的指數基金。他曾經與一只對沖基金打了一個賭,以2008-2017年為限,認為其無法跑贏追蹤標普500指數的基金。對方剛剛提前認輸了。巴菲特在股東會上公布的數據表明,該對沖基金在過去八年中回報率為21.9%,而標普500指數基金的增長率則為65.7%。巴菲特認為應當用低成本基金支持美國企業。他同時稱,華爾街龐大的衍生產品影響對金融機構的估值,是一顆潛在的炸彈。

另一個被批評的對象是加拿大制藥巨頭Valeant。 Valeant因為涉嫌抬升藥價而遭遇賣空,股價已跌去80%。芒格批其核心策略為「不道德」,并稱:「如果你要找一個經理人,就找那些聰明、勤奮且正直的。如果他不具備最后一點,那么他也不可能具備前兩點。」對企業道德的論述頗得人心。

時機湊巧,讓人忍不住將之與五一假期在中國發酵的魏則西事件作一比較。一位罹患滑膜肉瘤的大學生,借助搜索引擎找到一家號稱能以先進療法(事后證實是謊言)治愈其絕癥的三甲醫院,在被收取了高額醫療費用之后不治身亡。事件發生后,民眾將矛頭指向中國第一大搜索引擎公司,認為其對醫療機構的競價排名機制是將病患引向不合格醫院的禍首,但是搜索引擎公司認為是少年用搜索引擎優化系統搜索的,與其無關。相比之下,巴菲特和芒格似乎更像是守住了道德底線的良心企業家。

然而果真如此嗎?

在巴菲特的輝煌投資歷史中,收購時思糖果、DQ冰激凌和大份額持股可口可樂一直都是令其得意的戰績。所以在每年的年會中,巴菲特都要身體力行地通過喝可樂、吃花生糖來表達對這些產品的支持。然而這類快消企業為伯克希爾公司帶來豐富現金流的同時,也被指責為「增加了美國的肥胖癥」。盡管巴菲特用諸如「高糖分帶來的幸福感遠超過損害」、「女性長壽比例高于男性,如果要長壽,不如去變性」等言論進行詭辯,然而并不能掩蓋其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商人本質。

而Valeant的大股東紅杉資本,與巴菲特一向關系密切。在事件爆發后,巴菲特還呼吁投資者不要放棄紅杉資本。所以說,不要對著資本的力量妄談道德。當聽到巴菲特抨擊華爾街時,別急于鼓掌,因為他本人或許在做著類似的事情,而且做得比華爾街還成功。一如人們所說:「做巴菲特正在作的事,而不是聽他說什么。」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